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动态 > 正文内容

9年走过20余座城市寻找近3000只宠物兔子、蜥蜴也在接单范围内 “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0-21

  10日傍晚,一通急促的电话打断了刘伟短暂的休息,在了解情况后,他与寻宠团队的其他成员带上热成像仪、洞穴探测仪、抄网等工具,踏上了夜晚寻猫之路,直到凌晨3点才收工。

  这样的作息时间,对于职业寻宠人刘伟来说已是常态,最少时他每日只睡3小时。从2012年入行至今,刘伟和他的团队参与寻找过近3000只宠物,除常见的猫狗外还有兔子、仓鼠甚至蜥蜴。

  “我们寻找的不是宠物,而是一个家庭成员”。宠物走失的痛苦,自家就养有3只猫2只狗的刘伟很有共鸣。早期他浏览到国外寻找宠物的内容就颇感兴趣,2012年5月开始正式踏入这一行,那年他刚刚24岁。

  近9年的时间中,www.077876.com,刘伟走过重庆、北京、广州、福建等20余个城市,最远一次乘坐了3天2夜的火车。刘伟说,每次踏上行程,他都背负着宠物主人的期待,但即使经验再丰富的宠物侦探,也无法保证一定能“抱宠而归”,目睹离合悲欢也成了常事。

  “让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去年重庆那边寻犬的事。”刘伟回忆说,2020年12月他接到一通来电,电话那头的女子说,陪伴独居母亲15年的田园犬消失不见了,抵达重庆时刘伟才得知,狗狗因为年龄太大看不清路。一番寻找后,刘伟和队员在马路旁发现了被电动车撞倒奄奄一息的狗,因腹部受伤正在不断吐血。“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年龄这么大的老人痛哭,因为她的女儿嫁出去了,那条狗就是跟老人相依为命的陪伴。”

  令人欣慰的是,最终狗狗被医院抢救了回来,看着老人欣喜的表情,刘伟也坚信自己选择这个职业没有错。“到现在这位老人逢年过节还会联系我们,她自己做的那些腊肉也一定要寄给我们,说是表达感谢。所以我们认为,宠物的意义是很大的,人是感情动物,宠物也是。”

  刘伟的“寻宠包”里放着大量的装备,包括热成像仪、夜视仪、洞穴探测仪、手电筒、诱捕网、吹麻、抄网等。

  “这些工具主要是用来寻猫的,因为大部分猫都喜欢藏在草丛、车底、车库、杂物间等较为阴暗的地方,肉眼很难发现。”刘伟告诉新黄河记者,不同情况下走失的猫,寻找的方向也各不相同。

  “高楼层的猫,如果是从窗户出去的,很可能已经死亡或者卡在墙缝里;如果是从门出去的,可能在天台、安全通道、地下车库等地方。”刘伟解释说,“猫咪一般喜欢晚上行动,所以要使用一些夜视设备。但找狗就不同了,靠的则是思维能力,相对来说设备就用得少一些。”

  刘伟强调,寻宠并没有通用的方法,每一只宠物都需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推理寻找,实际操作起来不比寻人简单多少。“首先,要在天黑之前摸排清楚小区的房屋构造、地形,并查看监控了解宠物的性格特点。因为每一个宠物的性格、丢失情况、地点环境以及监控布局等各个方面全都不一样,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寻找方案。之后再带着设备搜寻,一般都是白天找狗、晚上找猫,根据动物的习性来。”

  寻宠这些年,刘伟也给自己和寻宠团队的其他成员定下了4个要求:“最重要的一个是坚持,第二是有责任感,第三是有思维能力,第四个是要有能吃苦的精神。”

  目前,刘伟的寻宠团队有15名成员,寻宠的收费方式也分为雇佣和悬赏两类。“雇佣形式的价格是固定的,不管能不能找到都要支付劳务费。悬赏的话,就是别人贴出悬赏单我们去帮忙寻找,如果能找到就可以得到赏金。”刘伟说,雇佣形式多是3人一组出勤,每次出勤时间为2天。“在团队驻地上海地区收费1800-2400元,较远些的广州等地可能需要9000-9500元。”他介绍,收费是根据距离和出勤人数确定的。

  近9年的时间中,刘伟和团队共接过近3000单,寻回的宠物约有1000只,其中包括兔子、仓鼠、蜥蜴等冷门宠物。他坦言,即使收取了费用也无法保证一定能找回,因此在寻宠前就需给宠物主人说明概率。“因为丢失环境、时间等方面的复杂性,不可能保证100%能找到,这点必须说明白。”

  结合多年的寻宠经历,刘伟总结出了宠物寻回的几率,主要需根据品种进行判断。“猫的黄金救援时间为5天,一只猫可以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独立存活7天,找到的成功率为60%-70%。”刘伟说,寻狗则需要分为两类,一种是品种宠物狗,另一种是中华田园犬。“相对来说中华田园犬的找回几率小一些,只在10%左右,因为田园犬出去很容易迷路或者发生意外,也有被狗贩抓走的情况。宠物狗的找回几率也是分情况的,如果被附近人抱走找回几率在60%左右,骑电瓶车的线%左右。”

  刘伟说在2019年之前,寻宠的确是冷门职业,但近两年同类型的团队层出不穷,其中也夹杂着不少浑水摸鱼的“假侦探”。不乏有人利用宠物主人焦急的心情和寻宠的概率生成“骗局”,只收钱却不寻宠。

  “因为寻宠的价格不算低,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,有些内容会误导用户。比如有些骗子冒充职业寻宠人,打着宠物侦探的旗号去骗人。他们没有设备,也不了解猫狗的习性,甚至连猫狗的品种都分不清楚,就敢对外接单。”刘伟万分无奈地说,这样的人给职业寻宠这一行业蒙上了一层黑布,“尤其是不养宠物的人,听到就认为是骗局。”

  面对现在鱼龙混杂的寻宠市场,刘伟还有些感慨。“我们刚入行的时候并没有这些东西,因为那会儿做寻宠挺难的,国内基本没有,很多东西都要自己去摸索,信息传播也没现在这么快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还有专门帮忙寻找宠物的,就好像看不到这个行业的希望。”刘伟说,当初家人也认为他不务正业,并不看好这份职业。

  “虽然目前依旧有人不理解寻宠,可能是因为小部分的假侦探,所以对我们戴上了有色眼镜,但真正的寻宠人还是会秉持着一颗真心。”刘伟说,他和团队的其他成员会继续行走在这条寻宠之路上,努力为丢失宠物的人带来希望。

  原标题:9年走过20余座城市寻找近3000只宠物兔子、蜥蜴也在接单范围内 “宠物侦探”的别样人生

更多